实验楼拆迁记录

数码影像作品<实验楼拆迁记录>说明

创作时间:2003

图片数码影像合成

building001

building002

building003

building004

building005

building006

building007

building008

building009

building010

building011

building012

building013

《实验楼拆迁后感》

文/雷燕

2003年1月,昆明下了一场小雪。

我站在窗口看到了雪中的老实验楼。这是一座五八年建成的有苏式风格的老式建筑,红瓦灰墙,木窗木门。此时白色的薄雪撒落在红瓦上,几棵挂着雪的老银杏立在楼前,就象一幅油画。感觉里更象是一张发黄的老照片,很美,是那种很远的美,带着一点伤感,带着一点凄凉。因为再过几个月它就要被拆迁了,一座新的实验楼已经在它的身后动工。新与旧往往总是交替并存着,我突然的意识到记录拆迁的价值,拿起像机开始了实验楼拆迁的记录过程。

从开春到深秋,新实验楼一点一点的从老楼后升起,老楼前的银杏树一棵一棵的不知去向,楼旁的小叶榕又一棵棵的被挖出倒在地上死去,一栋十九层的宿舍楼也在老楼前开工了。此时已经是2003年8月,老楼也到了拆迁的时侯。我一直在记录这个过程,对老楼的拆迁从来没有听到过反对的声音,偶然有人问起也只不过好奇我为什么拍摄。我不清楚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热衷于拆这栋老楼,而我却那么害怕它被拆去。眷恋这栋楼不仅仅因为我在这里工作过八年,我还非常地喜欢它冬暖夏凉的舒适,室内隔音、空高也都是现在许多建筑不可比的。其实我们这代人基乎都是在这种建筑样式中长大的,可以说这些老房有我们的历史,也有这个城市的历史,也有国家的历史,可现在城市里越来越看不到这种老房了。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因为我太守旧,可看到满个城市都是钢筋水泥的建筑,就会越来越怀念儿时的城市,怀念给过我们快乐的那些老房、老路、老树。这些个性有别,错落有序,带有历史痕迹的老建筑总让人回味。如今城市越来越大,高楼越来越多,打开窗户看到的是密集的水泥森林,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总让人喘不过气来。

2003年10月13日老楼终于开拆了,拆的那天没有听到象新楼奠基时的炮竹声,也没有围观的人群,只有我象一名战士默默的注视着这即将消失的建筑。在最后的一刻,老楼片瓦无存,却依然是那样的美丽耐看。短短的几天,四十多年的老楼就没有了,拆是比新建容易啊!新的实验楼替代了老楼立在那里,现代华丽的外表和满城的建筑没有什么区别,也许在科研硬件设施上,没有改造的老楼无法和它相比,但在高楼林立的城市中,它却永远显不出老楼的魅力。

2004年5月12日于昆明

毛旭辉评述:

保留常常使我感到的是一种忧愁,引起的是一种焦虑,在高速发展的当代,失去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它可以是一条街道、一条河流、一片树林、一个村庄、一片田园、一种记忆、一种语言、一种生活方式、一种观念、一种理想、一种工具、一种气氛、一座城、一个工厂、一种声音、一种节奏…….总之只要稍微上点年头的东西,就面临着失去,这成了当代的规律和必然性,发展是以失去为代价的,失去的越多发展的越快,它远远超过了人正常的接受程度,所以在当代怀旧和保留的情怀是一种普遍的内心活动,而艺术是极为敏感的容器和抒发郁闷的工具,在当代的创作里许多艺术家都有着焦虑和保留的状态和情怀。

雷燕的图片影像《实验楼拆迁记录》客观真实的记录了她窗前发生的变化,她用一架普通的照相机,花了一年的时间拍摄了一座五十年代的标志性建筑的拆毁,和一座当代建筑兴起的全过程,这个过程只是今天时代的小小缩影,作者冷峻而客观的态度以及她拍下的”缩影”使我震撼,这是她多年工作的地方,多少年来也是她窗前的一道风景,但今天只需一年的时间就可以改变一切,现实的变化是很酷的,从不于普通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从不理会个人的情感,这种现状成了人必须去承受的压力,否则没有理由生活在当代。

Comments are clos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