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冈的评述

Frozen youth04

同雷燕交道已有几十年啦,最早是在七十年代原昆明军区创作组时,那时我们就常在一起为全军美术展览搞创作。

记得她创作的一幅套色版画叫<处处有雷锋>,当时影响很大,在很多媒体中刊登.我做为一名刚入伍的小青年能得到像雷燕这样有丰富部队创作经验,具有突出成绩的前辈帮助,指教是很荣幸的。

雷燕十四岁当兵.在部队医院,学校,研究所工作.历任过战士,护士,技术员,干事.由于热爱画画,长期坚持部队基层业余美术创作,发表不少美术作品,参加过全国全军的一些展览.一九九一年她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后回到昆明,我们经常在一起谈论艺术.1994年我和她有机会到解放军总政治部举办的创作班,共同合作了多媒体作品《时代合影》.在这次创作中我发现雷燕有了很大的变化,无论是艺术思想,观念,学术眼光都同原来那个部队基层美术创作员有了很大的不同。由于她几十年的版画创作经验在当代艺术创作领域,对材料的兴趣与应用都比旁人有优势。2001年昆明创库建立,雷燕从成都军区军事研究所退役,工作室也搬到了创库,由此有了更多的机会同国内外艺术家,艺术机构合作。这一时期用多媒体后,创作了一批很好的图片,装置作品。在这以后的作品中我注意到“记忆”成为雷燕艺术创作走向成熟的母题。

我们说记忆可以是对人的,也可以是对物的,可以是忧郁的,也可以是快乐的,可以是现实的记忆,也可以使梦魇般虚幻的存在。做为艺术家由于个人的性格,人生经历的不同,所产生的原有交集的集体记忆必定带有鲜明的个人特征。从雷燕图像所表达出的一段集体记忆中,我们能够深刻感受到她那段部队人生经验,这个经验是她个人也是一个民族集体历史,命运历程的片段缩写。也正是因为这种个人特征的集体性,或者说是集体性的个人经验,她的作品能够说是关乎到了人类的灵魂,人类的想象,人类的历史,更关乎到由历史铺垫而成的未来。

“记忆”可能是雷燕近期作品所呈现,也是我能深切感受到的五十年代生人对当代艺术所能呈现的最有价值的东西。

预祝雷燕个人作品展成功!

唐志刚
2006年12月2日于昆明创库

Comments are closed.

.